致福散文丨过年

2019-05-09 13:59 百度贴吧

 

  中国的春节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节日,延续了几千年,有如窑封经年的老酒,绵长醇厚,让每一个中国人心醉。

  不分文野高下,也不问贵贱尊卑,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种浓浓的“过年”情结。人们盼年、赶年、忙年,那浓浓的“年味儿”透过“吃”与“玩”的简单形式,让人们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情义,感受到几千年传统积淀的神圣与博大。“年”那丰富的内涵和古旧的形式,是透视中国社态民情的最佳渠道和焦点。祥和、喜庆的气氛把人们的心情带入一年中前所未有的放松、自由和兴奋状态。人人脸上都写着笑意,人人都会不自觉地进入一种“过年状态”,平时拘谨的这时往往会变得狂放豪爽,平时粗俗蛮野的这时也会表现出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平时怒目相对的两个人这时可能拳头一抱酒杯一碰而尽释前嫌、不再计较。每一个家庭这时都布置一新,春联与大红的灯笼相映,人们难忘过年的美妙,春节无论对大人、对孩子都充满了魅力、充满了诱惑。

  迎年

  离春节还有近一个月,“年”的气氛已经很浓了,孩子们早早地开始掰着指头算日子:还有几天过年?大人们也总是合计着:春节在哪儿过,回不回老家?实际每个人这时心里都在惦着即将到来的“年”,都在做着或心理或物质的准备。政府的工作日程上也把春节摆在了重要位置,各级都在强调和筹划春节物资供应和春运两件事。电视里反复报道与春节有关的新闻。及至过了腊月十五,一年一度的春运拉开了帷幕,“年”似乎一步就要跨到眼前了,人们心里便禁不住开始发毛。街上到处堵车,大街小巷人满为患,大小商店更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人们开始购置年货,开始准备礼品,开始为孩子选购过年的服装,家在外地的开始预订回家的车、船票或机票。车站、码头、空港更是热闹而又忙乱,到处都塞满了手提肩扛大包小包回家赶年的旅人。大街小巷卖年画儿、卖春联儿、卖拜年娃娃、卖鞭炮的摊点,生意火爆而又抢手,卖冰糖葫芦、卖甘蔗等小食品的也一拨儿一拨儿出手很快。空气中不时传来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年”这时已经如一个充满魅力的“情人”,在不远的地方招手等候了,人们一边毛手毛脚地赶着手头的工作,一边小步跑着向她赶去。

  赶年

  每一个离家在外的游子都有赶年的体验与经历。那年在北京,办完了事到西单闲逛,是腊月二十几,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星期,本打算再玩几天买买东西便回济南。走进西单大街,看到匆匆忙忙、熙熙攘攘的人流,心里忽然感到一种强烈的想家的紧迫,似乎“年”已经逼到眼前了,人们都在忙着办年货,只我一个人在距家千里之遥的异乡游荡。这时候,商场广播里传出人们已经听俗了的李春波的《一封家书》,听到“今年春节我一定回家”一句时,我心头一热,眼泪哗哗地涌流出来。这一刻起,我开始明白《一封家书》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人感动。我当即转身跑回旅馆,退掉了早已订好的火车票,改乘当晚的汽车急不可待地往回赶。

  回家过年的紧迫心情很多人都有所体验。一位朋友曾与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那年腊月,他与妻子在离他们老家不远的邻县的海边小镇度假。海边的雪景让他们流连忘返。忽然有一天,几声清脆的鞭炮声一下子勾起他回家过年的强烈愿望,当晚就回去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便来到小镇车站。不巧那天下了一夜大雪,大雪将通往县城的惟一一条公路埋住了。不通车,他与妻子只好耐住性子等,一天一夜几乎没有合眼,不时起来看看窗外雪是不是已经停了。第三天雪仍旧在下,可是年已经就在眼前了,他一咬牙,与妻子扛起行李,不顾招待所服务小姐的劝阻,沿着崎岖的山间公路向县城走去。这个小镇离县城七十余里,他们整整走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总算赶到县城车站,当他们踏上最后一班驶往他的家乡的汽车的时候,两个人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忙年

  过年的乐趣在于忙,不忙不热闹,不火爆。

  忙实际从进了腊月门便开始了,要制作或者购买一家大小过年的新衣,要备好年货,包括鱼肉蛋类等等,要置办礼品还要打扫布置房间,要请人写对联,要贴年画等等。最忙的莫过主妇,在我们家最忙的是母亲。进了腊月,母亲便开始自己动手制作过年的吃食。先做酱油,商店里虽然瓶装散装都有,但都不如自己做的好吃。再做豆腐、自己用小磨磨出豆浆,再在大锅上蒸煮熬制,最后点好压实,一方一方地装坛入罐,放到外边冻起来,等过年孩子们从外边回来了再开封。过了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儿”,便开始做年糕、蒸饽饽、煮肉以及炸鱼炸肉炸丸子炸抄手等等,一天天排好,直忙到大年三十。忙尽管忙,母亲的心情却非常好,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