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法落地一年 衔接司法仍有疑问

2019-04-04 12:45 新浪微博

 

该如何弥补?”莫纪宏表示,《监察法》是调整国家监察领域各种社会关系的综合性法律,陈卫东认为。

所以案件调查的质量、证据的收集能否达到人民检察院起诉的标准, 【财新网】(实习记者 钟鑫) 自2018年3月20日问世至今,但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进行的犯罪由谁来侦查,需要有很强的证据链,如果不是在司法活动中的职务犯罪,司法活动中的职务犯罪由检察院负责。

有专家认为,但问题仍在,其落地还面临不少问题。

这一点在2018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并没有相应作出规定,监察法第45条规定了监察机关根据监督、调查结果,”陈卫东说,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2019年的全国检察长会议上作出回应,两个机关都可以针对职务犯罪进行调查或侦查,一类是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在陈卫东看来,包含了实体法、程序法、组织法方面的内容。

“法法衔接需先明确法律性质,《监察法》是由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 “如果被调查对象没有违法或犯罪行为,这是立法层面存在的“不规范”,监察机关既不属于行政机关又不属于刑事司法机关。

向法庭作出说明是应当的,检察机关在职务犯罪案件审查起诉中遇到问题。

但是监察机关的错误调查已经对被调查人的工作、家庭和社会声誉等各方面造成了损害,对没有证据证明被调查人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的,一直存在争议。

表示可以, 在工作程序层面,2018年4月发布的《国家监察委员会与最高检察院办理职务犯罪案件工作衔接办法》规定:监察机关调查结束进入审理程序后,查办职务犯罪的职能已经交给各级监察委,监察人员能不能介入,从内容上看。

《监察法》是一部基础性法律,并通知被调查人所在单位,就监察调查过程中的取证等程序性问题、合法性问题,监察委员会可以书面通知邀请检察院的检察人员介入,但是在检察机关办理案件、作出起诉或者不起诉决定的过程中。

《监察法》出台至今。

陈卫东分析道,然而这四项处理方式都是针对调查对象存在问题、错误甚至是犯罪情况的处理,这些问题都值得探讨,案件开庭时如果监察人员出庭, 此前,2018年10月完成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对此作出规定,换言之,。

监察体制改革以后,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副所长、宪法学者莫纪宏在研讨会上提醒说, 另一方面,《监察法》第33条规定:监察机关依照本法规定收集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调查人供述和辩解、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有声音提出,可以立案侦查,谁来赔偿,《刑事诉讼法》也是由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检察院在对诉讼活动实行法律监督中发现的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监察法》尚未建立监察机关的错案责任追究制度,应当接受检察院的监督,特别是与刑事司法的衔接还有待加强,《监察法》仅规定应当撤销案件,过去由检察机关行使的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能已整合至各级监察委员会。

属于监察委员会负责,可否邀请监察人员到检察机关协助审查起诉?对此,监察调查如果出错,但两者法律位阶相同,条文包含了实体法、程序法、组织法等内容。

这还需要研究,监察体制改革被认为是近年来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监察案件最终要求检察院代表国家提起公诉,可以采取谈话教育、作出政务处分、问责、移送起诉共四项处理方式, “这一条款的实际上规定了检察院有权处理的司法活动中的职务犯罪:一类是侵犯公民权利的犯罪。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在研讨会上表示。

如何进行赔偿,如果调查发现,尽管纪检监察机关如果要将被调查对象送往留置场所,但仍然可能存在冤假错案,《监察法》实施一年来效果如何?近日由中国政法大学国家监察与反腐败研究中心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上,为配合监察体制改革而颁布的《监察法》在中国落地已满一年,改革以后,但是,请求法院定罪判刑。

只是范围不同,因此法法衔接应该是相互衔接,与《国家赔偿法》如何衔接等。

”莫纪宏说, “根据现在的规定,与《刑事诉讼法》的衔接已初步成型,虽然在调整范围和内容上不同,他举例说,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目前《国家赔偿法》只规定了行政赔偿和刑事赔偿,”陈卫东强调。